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K歌企业家唐骏张朝阳丁磊打飞的唱卡拉OK

2019-03-17 09:09:57

K歌企业家:唐骏张朝阳丁磊打飞的唱卡拉OK

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

一般来说,商人都有数字天赋。他们会算一二三四五六七,不见得会唱哆来咪发嗦啦希。这不对。

别说你我了,就是周杰伦和方文山也着实觉着惊讶的是,空中前总裁杨宁正经是他俩的粉丝,还把那首《本草纲目》苦练为自己的招牌歌 当然,周杰伦的歌也是空中彩铃业务下载量最大的之一。

河南建业董事长胡葆森比他会的多一点,能唱《菊花台》和《千里之外》。在一次内部活动上,他跟伊能静一起唱了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。因为当年学英文搞外贸,他是听外来歌曲的老资格。当年为了学《人鬼情未了》的主题歌《奔放的旋律》,他一个人在卡拉OK厅里练了一个多月。1982年,他还在香港看过邓丽君入行15周年演唱会 这应该算是中国内地商人中绝无仅有的经历。 那是很美好的一个夜晚。 他说, 也是邓丽君最巅峰的时期。

至于唐骏,他则是20年如一日,从微软上海到微软中国到盛大到新华都,唱的还是那首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。就为这个,多年以后,他投资赞助了孟庭苇的演唱会。他还喜欢用萨克斯吹《同一首歌》,2010年元宵节,央视 中华情 新华都之夜 大型文艺晚会在泉州举办,就相当于 同一首歌 走进新华都。

和他们相比,思科中国总裁林正刚简直是个半专业的音乐超人。他不识谱,但会弹吉他,会吹萨克斯,还有自己的乐队,进过专业录音棚。他的音乐品味与别不同,喜欢猫王、R B和爵士张学友最新专辑《私人空间》,每每上台表演,唱的就是猫王的《Hound dog》。他把乐队自创的歌曲《My dear children》演出片段放到微博上,说: 音乐和管理最大的相通之处,就是要让分工不同的人合上拍子。

国内外商界还有好些着名的名字,他们都是音乐粉丝和K歌之王。盖茨在微软的最后一天,拿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U2乐队的《吉他英雄》。他的朋友巴菲特是一位夏威夷四弦琴高手,并且靠着这门手艺 而不是他的挣钱能力 娶到了老婆。还有格林斯潘,当年他是茱莉亚音乐学院的高材生,就读萨克斯专业。后来他刻苦攻读经济学理论,终于从乐队萨克斯手 升任 为乐队出纳,就此开始了大半个世纪的美国理财生涯。

总之,商人也许并不是一些拎着钞票飞行的钢铁侠。钢铁侠富有、聪明、有很多女人喜欢、还会飞,这当然很好,可如果他还会歌唱,那就更好了。

古人云: 诗言志,歌咏言 ,财务自由的商人们内心并不见得自由,他们也需要歌哭狂啸,快意人生,借他人之歌曲,浇胸中之垒块。除了人民币和美元,他们也对麦克风和乐器爱不释手。

商界歌友圈

杨宁不识简谱,也不识五线谱,嗓子还不怎么样,可他真喜欢唱歌。春节前,他参加自己投资的音乐公司乐华娱乐的年会,当着陈好、谢娜这些签约歌手的面,他又唱了一遍《本草纲目》。他很得意,这是他的招牌歌,经过长时间的努力练习,总算拿得出手了。

生于1975年的杨宁,在中国第一代互联创业者里面算是最年轻的了。他长得敦实,寸头,看起来特别不像个音乐人,但和音乐好像还挺有缘分的。他大学本科念的是密歇根大学,那是麦当娜的母校。他上大一那年,玛利亚 凯莉刚刚出道。那张用整块白色羊毛遮住身体的封套CD,他有。1998年,他在斯坦福念书,刚刚回归苹果推出iMac震惊世界的乔布斯来演讲,他佩服得不得了 他有个同学叫拉里 佩奇,后来创办了Google。当第一代iPod出来的时候,他马上就买了一只。他爱唱刘德华的歌,1999年和周云帆、陈一舟回国创业ChinaRen站的时候,就借了那首《中国人》的名字。他喜欢《真心英雄》,从ChinaRen到空中到现在的我箜搜索,这首歌始终是他的创业主题歌。

杨宁还投资了三家音乐公司,分别做音乐制作、络音乐社区和SP。这让他的音乐口味与时俱进。他学会了周杰伦的新歌,喜欢张靓颖。2005年 超女 最热门的时候,他还曾经飞到长沙和李宇春见面,希望和她签约。 我说了一堆上市什么的,可她完全没听懂,八成人家觉得这人是个骗子吧。

他的新公司在清华创业园,有时候中午出门吃饭会碰见他的前上司张朝阳。2001年,他和搭档们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,他出任搜狐技术副总裁。 当年丁磊出的价钱比张朝阳多,但还是卖给了搜狐,因为搜狐的技术没有易那么强,感觉和我比较互补。 不过,一年之后,杨宁就离职了,和周云帆一起创办空中。 张朝阳其实知道我不会久留,就像曹操知道刘备不会久留一样。我不会寄人篱下。 现在,杨宁偶尔还会和张朝阳一起出去玩。 他很少和我们一起唱歌,他也不喝酒,只喝茶。他喜欢跳舞,那种节奏强劲的。他自创了一套查尔斯狐步舞。

时过境迁,当年一代互联创业者已经各奔东西,有的下落不明。杨宁的歌友圈子也几乎全是这些同期回国创业的同行和对手。陈一舟创办千橡,爱唱老歌,喜欢打德州扑克。周云帆做了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,喜欢陶、王力宏这些R B歌手。李彦宏创业十年了,爱打高尔夫。王雷雷从Tom出走,后来又接手空中,他喜欢球和游泳。

有时候回头看我们这一代人,觉得很感慨。周云帆去做官了,邓中翰去做了更大的官。李彦宏创业5年上市,当时我没受刺激,但是现在觉得很受刺激。不过,10年过去了,大家都老了。好在我比马云张朝阳都年轻,至少年轻七八岁,我还多的是机会。我们这一代人,还会把持互联行业的主流话语权很久。

前年奥运的时候,杨宁和周云帆、陈一舟一块,在北京蓝色港湾的一家酒吧搞了一场ChinaRen老员工聚会。这是十年来三人第一次聚会。三个人合唱了《朋友》和《真心英雄》。煽情的场面并未出现,他倒是发现,当年手下员工全都成了各公司的主力 搜狐的CTO、易的高级副总裁、优酷的CTO、奥美互动的CEO,这些全是ChinaRen的旧臣子。

大家都成熟了呀! 他感叹说, 再也没有利害关系,就是非常纯粹的关系。谁混得好、谁混得不好统统抛到了脑后,只是相见一笑。

据杨宁说,中国商界的歌友圈子分作南派和北派。他们这些IT海归显然是北派,南派就要数丁磊、马云、郭广昌这些南方本土商人。今年3月8日,来北京参加 两会 的浙商在万豪酒店搞了个派对,马云、郭广昌与周晓光、陈爱莲组成了2男2女的组合,郭广昌与周晓光各举2010年上海世博会吉祥物 海宝 ,唱起了世博会中国民企馆主题曲《活力闪耀》。最后合唱《难忘今宵》,马云和郭广昌领唱。听过的人说,他俩台风尚可,歌喉欠佳。

其实唱歌不只是种个人爱好,还是人格密码,拿着话筒唱歌比拿着话筒说话要见性情多了。在联想控股的新年联欢上,杨元庆带着高管们唱起了《我们都是神枪手》、《南泥湾》。这位遍尝国际化艰辛的 洋插队 ,终于可以纵情发泄了。

2009年9月28日,是曹国伟最难忘的一天:进入新浪十周年;小女儿的生日;新浪管理层用约1.8亿美元购入新浪约9.42%的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,这也是中国互联企业首例MBO。当天晚上,在一个会所的庆祝Party上,曹国伟喝了七八两白酒,还高歌了《夕阳醉了》等三曲。 如果要写一部回忆录,我会以这一天的Party作为开头。

今年2月底亚布力论坛,白天大家谈的是环保、经济危机和社会,晚上众人聚会,俞敏洪先跟马云喝过一轮,又来闹场,半醉,抢过话筒唱了一首《父亲的草原,母亲的河》。台下的胡葆森暗暗吃惊,因为这首歌他已经连续听了两三个月。 席慕容写的词,特别好,突然听人唱,特别高兴。

后来胡葆森也High了,唱了《三套车》,又朗诵了《沁园春 雪》。再后来所有人都玩开了,分两拨对歌,PK革命歌曲。这边唱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》,那边就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后来,一群在国外PE基金工作的海归们给唱傻了,回去蒙着头现学,夜半,终于以一首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结尾。

卡拉OK确实是个好发明啊。 某日和王均豪酒醉过后,唐骏在微博上感叹说, 让你表现,让你享受,要享受人生的每一刻,热爱人生的每一刻,烦恼都是暂时的,十年后看今天的烦恼都不值一提,睡一觉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

钱柜里的商人变迁史

唐骏和卡拉OK的渊源在中国商界无人能出其右。

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,国内流行双卡录音机,尚不知卡拉OK为何物的时候,留学日本的唐骏已经见识了卡拉OK的雏形。当时他常去一个日本朋友家玩,朋友家有一个录音机式的小箱子,拎着就能走,一按数字,就能放伴奏带。唐骏唱得不亦乐乎,一首《北国之春》号称唱得比大多数日本人都好。唐骏很迷恋那种氛围。 卡拉在日语里就是空唱的意思,OK就是英文里交响乐的意思。 唐骏说, 大家一边唱歌,一边拍手,还喝点葡萄酒,一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。

几年后,软件工程师唐骏去了美国。美国人不流行唱卡拉OK,但是中餐馆里仍然有点歌服务。作为一名意犹未尽的粉丝,唐骏开始琢磨,想要发明一种卡拉OK打分机。凭着他的卡拉OK造诣,后来他果然捣鼓出来了 8万美元卖给了三星公司。很多年以后,钱柜进驻中国,这种仪器都仍然被使用着。

钱柜在唐骏的个人职业生涯中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。这话绝不是调侃。上世纪90年代,钱柜还没有进中国的时候,供职于微软上海的唐骏固定在上海影城七楼的一家酒吧大堂唱歌。酒吧里的LD唱片像《恋曲1990》、《你怎么舍得我难过》,都是唐骏送的。后来,他转战钱柜复兴公园分店,固定每两周去一次。他常常先约朋友吃饭,饭后九点左右奔赴钱柜。为了防止出现订不到房间的尴尬,他会交代员工傍晚六点就先去唱歌占座儿。再后来,从今年4月1日起,唐骏干脆每周三晚上八点在钱柜订了一个大包间。他在钱柜经常碰到赵薇,跟李冰冰、孙红雷一起唱过歌,宋祖英也是他的好朋友。

钱柜简直是唐骏他们家客厅的延伸。十几年来,这客厅又慢慢变作了一个舞台。唐骏永远是唐骏,钱柜永远是钱柜,唐骏唱的也永远是那几首老歌,可是舞台下的听众在不断变幻着,有的来了,有的走了,有的走了又回来,有的走了就不再回来,永远消失了。钱柜简直见证了中国商界的发展。

早年间,唐骏在微软工作的时候,他招待的朋友几乎全是外企圈子的。后来他跳槽盛大,外企的人就越来越少。 像高群耀,像吴士宏,很多曾经风头浪尖的人物,慢慢就见不着了。外企就面临这个大问题 职业经理人的变化太快了,而且他们需要借用别人的舞台。民营企业就不会这样,只要是自己的东西,慢慢还可以再做起来,不会像外企,被抬得很高,突然就下去了。1997年,一家外企的中国总裁绝对比一个民企的老板要牛很多 但是现在反了过来,外企总裁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我离开微软的时候,正是外企受社会关注的最后一拨。2003、2004年之后,惠普这些外企的中国总裁是谁,大家都不太知道了。

盛大时期,常和唐骏一起唱歌的是一群年轻的IT人。当时,唐骏和张朝阳、丁磊组了一个游戏圈大佬俱乐部,每三个月组织卡拉OK局,这次在深圳,下次就在昆明,打着飞的唱歌。唐骏曾经好几次拉着陈天桥参加,都被拒绝了。 他是居家型,喜欢打球,不喜欢唱歌。

2008年,唐骏从盛大跳槽新华都。在达成初步意向之后,唐骏约陈发树在钱柜唱了几次歌。 不能说我和陈发树的合同是在卡拉OK厅里谈成的,但肯定是起了作用的。 他说, 陈发树歌喉不错,喜欢唱一些闽南歌曲,《爱拼才会赢》之类,拿手的不下30首。

此后,唐骏的客人们换成了一批制造业的民企老板和经理人 均瑶集团副董事长王均豪、总裁黄晖、青岛啤酒董事长金志国、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、云南白药董事长王明辉,这些都是不时会在复兴公园钱柜包房里出现的人物。

圈子不同,文化也不同。外企的高管喜欢打高尔夫和唱歌,民企的老板最爱喝酒,其次是打牌,第三是唱歌。不过最会唱歌的还是政府官员。他们接待太多了,每个人都特别能唱,从陕北小调到最新的流行歌曲,比民企的强多了。

唱歌是件高兴的事情,但是有时候唱到半夜,散场的时候,唐骏会感到有些伤感。 最伤感是离开微软之前的一次聚会,别人不知道,但我清楚我就要离开了,和下属们又唱《真心英雄》,那次是唱哭了。 不过,他又安慰自己说, 这十几年,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。我知道有些朋友会远离,有些朋友会进来,不变的是,我还是我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,会有不同的阶段,至少在这个阶段,大家一起快乐过,这就够了。

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唱的都是同一首歌,那唱歌就变成了一种哲学。


青岛发电机出租
隔油提升一体化设备
移动登车桥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